抢在滴滴现在冲刺网约车第六股 嘀嗒闷声发财半年净赚1.5亿

  • 时间:
  • 浏览:12

原标题:滴滴之前,冲刺网上第一辆车!我发了大财,半年净赚1.5亿

先行一步,tick-tick即将上市,即将成为国内第一款网车。

10月8日晚,tick trip(以下简称tick)正式向香港联交所提交招股说明书,并提出在香港联交所上市,海通国际资本有限公司和野村国际(香港)有限公司为共同发起人。

值得注意的是,有多家媒体报道称,滴滴也在为港股上市做准备,目标估值超过6000亿港元(约合800亿美元),并将超越优步(以美国东部时间7月17日收盘价计算,市值为564亿美元),成为全球最大的互联网旅游上市公司。

与滴滴出行相比,滴滴出行的知名度要低得多。为什么率先上市,成为国内第一款网车?

上半年净赚1.5亿元

嘀嗒闷声发财

当一些共享旅游平台陷入亏损时,滴答的盈利模式已经形成。

招股书显示,2018年、2019年和截至2020年6月30日的6个月,滴滴的营收分别为1.18亿元、5.81亿元和3.11亿元。在2018年、2019年以及截至2020年6月30日的6个月中,tick的净亏损分别为16.77亿元、7.56亿元和7.22亿元。

Tick表示,在考虑股份支付费用、优先股及相关负债公允价值变动(包括初始确认损失)和所得税(收益)/费用后,Tick在调整后净利润的基础上实现了2019年以来的利润。2019年和截至2020年6月30日的6个月,滴滴调整后净利润分别为1.72亿元和1.51亿元。也就是说,在今年上半年疫情的阴影下,滴滴继续保持盈利状态。

在“烧钱”标签突出的共享旅行轨道上,这次IPO最大的亮点就是证明了它的造血能力。

相比之下,今年5月6日,首汽汽车股份有限公司CEO魏东在一封内部信中表示,首汽汽车股份有限公司在2019年7月率先在上海和深圳实现盈利后,今年4月实现了整体毛利率。魏东在8月份的公开讲话中也表示,今年4月至7月,首汽的汽车实现了连续4个月的正毛利率增长。

第一辆车宣布盈利的第二天(5月7日),滴滴总裁刘清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滴滴的核心业务一直是盈利或者一些小利润。”这是连续七年亏损的滴滴第一次公布盈利,但并没有披露具体数据,也没有披露所谓盈利是用什么样的指标。

顺风车行业竞争激烈

嘀嗒市占率超过66%

2014年,滴滴成立,滴滴和快进入网车领域竞争的最后阶段。Tick-Tick首席执行官宋中杰敏锐地避开了巨头们抵制的领域,从拼车切入。当时拼车有竞争对手,比如51车,日常用车。

2015年,逐点拼车占拼车市场近60%。2015年2月,滴滴和快合并后,业务线迅速拓展,推出了搭便车功能。与此同时,一场搭便车补贴战展开了。创立票务集团,经历过“千团大战”的宋中杰,选择了先守成功,后战扩大。

2018年,滴滴顺丰的发展受阻,滴滴终于等到一个好的发展机会。滴滴答答,一直把自己当成第二个旅游平台,接手了滴滴和风车的大部分市场份额。

招股书显示,2019年嘀嘀嘀占国内游乐市场的66.5%。根据咨询公司Jost Sullivan的报告,它在中国出租车市场的旅游平台中排名第二。

目前顺风车业务是滴滴的核心业务。招股书显示,2019年票务平台总交易量(GTV)为110亿元,其中顺风车业务的GTV为85亿元,顺风车业务的GTV占平台总GTV的77.3%。

增长方面,2017年、2018年和2019年的滴答答GTV分别为7亿元、19亿元和85亿元,同比分别增长171.4%和347.4%。

嘀嗒能撼动滴滴的市场地位吗?

可能还早了一些

滴答滴答

截至2020年8月31日,注册用户总数超过1.8亿,注册车主超过1900万,分别比去年同期增加5000万和400万;在过去的六年里,其乘坐的共享座位累计超过24亿个,注册出租车司机累计超过190万人,注册出租车司机累计超过80万人。

但要说tick能撼动滴滴的市场地位,成为强劲的竞争对手,可能还为时过早。

根据易观千帆的数据,滴滴出行(不包括搭便车)的市场规模接近滴滴出行的10倍。

  (以上排名不包括哈罗出行。易观数据显示,2020年6月哈罗出行的日活跃用户数为1740万人,位列用户规模第二。)

从用户体验来看,Tick-tock的客服态度是MoMo,解决不了用户和司机遇到的问题,但是反映了很多年却没有改善。很多网友表示,虽然之前天天骂滴滴顺丰,但是滴滴顺丰业务下线转行Tick后突然怀念滴滴顺丰,也反映了Tick的运营缺陷。

但滴滴拼车和出租车业务被陆续修改,出租车打出了平时的补贴牌,也体现了滴滴对滴滴对手的尊重和重视,想要“把对手扼杀在摇篮里”。

嘀嗒五年前躲过了滴滴的攻击。也不是没有在细分领域挑战滴滴的可能。只是这条路又堵又长,不可能一蹴而就。

嘀嗒出行还面临这些挑战

同时,由于旅游业的特殊性,Tick不可避免地会面临一些挑战。

一位行业分析师表示,共享旅游具有公共服务的性质,当公共服务和商业利益需要平衡时,公共利益会得到优先考虑,因此稍有政策变化就会对行业产生巨大影响。

Tick还在招股说明书中表示,Tick可能会面临(包括)其他旅行选择、相关监管要求和限制以及中国游乐市场的安全和隐私问题带来的挑战。

招股书显示,目前相关法律法规普遍适用于网上汽车服务,但不能直接适用于tick商业模式和乘坐与智能出租车服务。未来,监管机构可能会提高对打车平台的监管审查水平,新法律法规的出台可能会对Tick的业务产生影响。Tick可能无法及时有效地适应这些变化,并可能在此过程中产生大量的合规成本。

外界对搭便车行业的审视也来源于之前搭便车服务中的一些安全问题。嘀嗒在招股说明书中提到,嘀嗒的成功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公众是否接受乘坐和嘀嗒服务。比如与其搭便车服务相关的犯罪事件,导致公众对搭便车安全的担忧,商业模式的争议,监管机构对搭便车的严格监管,阻碍了搭便车市场的增长。

在旅游领域,Tick一直面临着激烈的市场竞争。以搭便车为例。在这项业务中,2018年宣布下线的滴滴搭便车,自去年12月10日重新上线以来,一直在放宽服务范围,并于今年3月宣布恢复夜间服务。除了滴滴重新推出打车业务之外,打车业务还在首汽、神州UCAR和曹操旅行等平台展开。

在出租车方面,其竞争对手滴滴今年更加关注出租车业务。今年6月,滴滴出行对出租车业务部进行了组织架构升级和人员调整,业务负责人向CEO程维汇报。据CBN称,滴滴强调出租车业务的主要目的是提高供应方的能力。

此外,支付问题也可能成为滴答作响的风险之一。Tick-tock在招股说明书中表示,该公司可能被视为非金融机构,在没有支付许可证的情况下提供支付服务。

除了上述挑战,Tick表示,该平台可能会继续受到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