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行长易纲:坚决不搞“大水漫灌”

  • 时间:
  • 浏览:11

作者|易纲,《中国人民银行行长》

2020年全面建设小康社会是我们党对全国人民的庄严承诺,也是贯穿财政工作的主线。中国人民银行始终坚持以人为本的发展思想,坚决贯彻党中央、国务院的决策部署,依法履行中央银行职能,为货币稳定、经济高质量发展和人民收入稳定增长创造了良好的货币金融环境,为全面建设小康社会提供了有力支持。

保持货币稳定,促进经济增长

货币政策与每个家庭、每个企业息息相关,关系到广大人民群众的切身利益。货币政策坚持以人为本,全面建设小康社会。最重要的是保护普通人手中的钱袋,防止普通人手中的票变得“毛”而不值钱;让广大人民群众分享国家经济发展的好处,收入就会稳步增长。这也是《中国人民银行法》赋予货币政策“保持币值稳定,促进经济增长”的法律目标。

保持货币总闸,保持物价总水平稳定,促进经济持续增长,是现代经济的核心,也是金融的基础。央行负责调整货币的“总闸门”,肩负重要责任和历史使命。站在新时代的历史地位,中国经济已经从高速增长阶段向高质量发展阶段转变,这就要求货币政策适应高质量发展,完善跨周期设计和监管,更加注重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质量和效率,促进经济和金融良性循环,提升经济全要素生产率。同时,要根据经济金融形势的变化,科学把握货币政策,保持合理充裕的流动性,促进货币供应量和社会融资规模的合理增长,坚决避免“洪水”,保持经济接近潜在产出,减少经济波动。

总的来说,近年来货币政策传导效率明显提高,适度的货币增长支撑了高质量的经济发展,保持了整体价格稳定。广义货币供应量(M2)的增长率从2016年底的11%左右降至2019年底的8.7%,基本上与反映潜在产出的名义国内生产总值(GDP)的增长率相匹配。中国经济保持中高速增长,GDP从2016年的75万亿元增长到2019年的99万亿元,位居世界第二。物价水平总体稳定,消费价格指数(CPI)从2017年到2019年每年上涨2.2%。2019年末,宏观杠杆率约为254%,较2018年小幅上升约5个百分点,明显低于2009年至2017年年均10个百分点以上的增幅。

自2020年以来,为了应对新冠肺炎肺炎疫情的严重影响,中国人民银行将支持实体经济复苏周期放在了更加突出的位置。通过降低存款准备金率、再贴现贷款和直接面向实体经济创新货币政策工具,出台了涉及9万亿元货币资金的宏观对冲措施,努力稳定基本经济形势。截至2020年8月底,广义货币供应量(M2)和社会融资规模的增长率分别为10.4%和13.3%,明显高于去年同期,有力支撑了经济从疫情中复苏。2020年第二季度GDP同比增长3.2%,环比增长11.5%。随着经济的增长,价格普遍稳定。2020年8月,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同比增长2.4%,工业生产者价格指数(PPI)同比下降2%。

把握内部均衡与外部均衡的平衡,坚持人民币汇率制度市场化。纵观世界,成功的经济体必须保持货币稳定,这不仅包括国内价格水平的稳定,还包括汇率的基本稳定。如果汇率大幅贬值,即使GDP的本币价值上升,其他国际储备货币的价值也会下降,这不仅会影响我国在国际竞争中的地位,还会影响普通民众的对外购买力。汇率的剧烈波动也会影响国内外经济的信心,不利于经济主体正常的贸易和投资活动。自20世纪70年代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以来,世界上发生了许多货币危机。由于货币大幅贬值,一些已经成为高收入国家的新兴经济体已经回归中等收入国家。

近年来,根据国内外形势的变化,中国人民银行重点把握金融业扩大开放、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与货币政策的关系。自2005年7月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以来,经过百年一遇的国际金融危机、中美经贸摩擦和新冠肺炎肺炎疫情,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升值约21%,国际清算银行计算的名义有效汇率升值约34%,实际有效汇率升值约47%。得益于中国经济的快速增长和人民币的稳步升值,以硬通货计算,中国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而人均国民总收入继续增长。根据世界银行的统计,中国的人均国民总收入从2005年的1760美元增加到2019年的10410美元。如今,无论是企业进口还是在国外投资,还是普通人出国旅游、购物、留学,都能深深感受到人民币汇率基本稳定带来的实实在在的好处。

尽可能长时间实施正常的货币政策,促进居民储蓄和收入的合理增长。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后,主要发达经济体继续实施超低利率和量化宽松政策。特别是2020年,为应对新冠肺炎肺炎的影响,主要发达经济体央行开始实施无限制的量化宽松政策,非常规货币政策具有明显的“常态化”特征。2020年以来,主要发达国家的货币政策都进入了接近零利率和负利率的区间。强刺激政策在初期有一定效果,但边际效用降低,退出难度增加,长期来看还可以